首頁|未解之謎|世界之最|動物植物|UFO|考古|靈異|人物|陵墓|歷史|戰爭|奇聞|宇宙|內涵圖|門事件

當前位置:首頁 > 考古 > 正文

殷墟里為何有白種人骨頭?喜歡人祭的商朝是誰建的?

更新:2018-06-15 10:34:24

良渚文明申遺轟動全國,結果網絡上開始出現了這樣的奇談怪論:“良渚文明其實被之后的商王朝毀滅了!”“商人是高加索人種(白種人),商朝是西來的兩河流域移民”等等。似乎對他們來說,承認中華有上下五千年文明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必須將中華文明縮短為3500年才能稱他們的心。

殷墟里為何有白種人骨頭?喜歡人祭的商朝是誰建的?

說起來,商王朝是一個受到國內外學界認可的且具有成熟的文字體系信史朝代,其考古發現和文獻記載基本相符(甲骨文內容與《史記》高度符合)。這樣一個體系健全的古文明(文字、城市、金屬冶煉)到底是從何而來呢?

網上很多“民科”所聲稱的商人是高加索人種(白種人)的說法,其實這源自之前考古工作的不細致。當年,殷墟商代王陵區與祭祀坑的人骨標本被帶到臺灣。其中楊希枚先生在研究人骨時發現,其中一些人骨帶有高加索白人特征。

因此,此后就一直有人高喊商朝是高加索白種人!其實,且不說那個人骨是祭祀坑出土的,屬于祭品,即其是俘獲的戰俘的可能性遠遠大于犯了罪的貴族和淪為奴隸的平民。

而且,有“高加索白人特征”和“是真正的白種人”之間還有巨大的距離呢!

幸好,學界雖然對商代中小墓地的研究有重大發現。中小墓地代表著商朝自由民也就是國人。根據甲骨文的記錄,國人可是有參政議政權的,即為商王朝的主體。所以通過對中小墓地的研究可以推斷商人種系。

通過體質人類學家的研究發現,商朝人的人種特征和東亞人種高度接近。換句話說,幾千年前的商人跟今天的華北華南地區的人差別不大。即使在同時代,商人也與黃河流域新石器時代居民接近,所以商人根本不是什么外來戶。

兩張商代人骨復原像,看看是不是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呢?如果有人覺得體質人類學不夠嚴謹(長期對外通婚會影響體質特征),那么就看DNA吧!根據中小墓地的MT線粒體DNA樣本來看,其和今天北方人區別不大。同樣的還有朱開溝文化和夏家店下層文化從DNA遺傳來看,其和今天北方人差別也不大。所以大家再遇到那些堅持想給自己找個白種祖宗的人,呵呵就好!

說到這里,有人也提出過這樣的疑問:那些祭品除了個別帶有白人特征和黃種人頭骨外,還有一部分帶有赤道人種特征。是不是說商代也是多民族混雜的一個國度?畢竟祭品也可能是一部分犯罪或者破產的自由民,那樣他們也能代表商人,也可能在殷墟生活過。然而,通過同位素的檢測,之前的猜想都被推翻了,那些被祭祀的就是戰俘!

之前,為了檢測祭祀人骨來源,是否就是甲骨卜辭中說的羌人。專家學者們到西北地區的甘肅、陜西一帶,尋找商代的人骨頭和牙齒。同時,專家又在殷墟祭祀坑里新出土了一批人骨頭和牙齒。

通過對這些人骨物質的有機物提取,專家們發現祭祀坑人骨與西北同時代人骨鍶同位素技術比值非常接近!也就是說,通過現代科學技術,終于證實了之前的猜想:殷墟祭祀坑里的殉人確實不是當地人。這些人一般是被送到殷墟之后被隨即殺掉。如果當上一兩年奴隸,鍶同位素的比值就會有變化。所以可以斷定那些人純粹是作為祭品的戰俘!

除了之前發現的樣本,在殷墟司母戊鼎所在大墓的墓道里,也有22個用于祭祀的人頭保存完好。專家用鍶同位素技術一測,其大部分也不是當地人。

那么為何殷墟會有那么多外來戰俘做祭品?

說起來,商人的擴張欲望非常強烈。這不僅僅是對土地資源的占有還有對稀缺資源的爭奪,比如對銅礦資源和玉石資源的爭奪。婦好墓中就發現過產自新疆的和田玉。如果玉石資源僅僅是奢侈品,可有可無的話,那么銅礦就不一樣了。根據考古發掘,商朝都城比如鄭州商城和殷墟遺址沒有發現銅礦開采遺跡。那么商人的銅礦是哪來的?商人又靠什么鑄造大量的青銅禮器與兵器?

根據《鄭州地區出土二里崗期銅器研究》,從鉛同位素研究顯示,鄭州二里崗期銅器的礦源在下層期和上層期存在著明顯的變遷。下層期主要使用的是207Pb/206Pb值集中在0.90-0.94范圍的青銅礦料,其產地可鎖定在燕遼膠地區。這一資源自二里頭二期開始使用,至二里頭四期和二里崗下層期達到高峰期,于二里崗上層期銳減。此后,周邊其他地區的銅料占了大頭,比如湖北江西。從考古發現來看,商王朝遠不止像一些人認為的只有河南那么大。其實商朝分布的區域非常廣泛,而商朝軍隊的足跡甚至遠達河套一帶。比如朱開溝遺址就發現有商朝箭鏃。

遙想幾千年,商王朝曾經揮舞著青銅武器與盾牌,頭戴銅盔面具,身著加強青銅泡釘的皮甲,縱橫于中華大地,給周邊民族帶去征服與恐怖。雖然這些場景已經被時間的洪流所抹去,但這就是我們祖先那以前不為人知的殘酷一面!

熱門文章推薦

英雄联盟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