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未解之謎|世界之最|動物植物|UFO|考古|靈異|人物|陵墓|歷史|戰爭|奇聞|宇宙|內涵圖|門事件

當前位置:首頁 > 考古 > 正文

埃及發現古運河遺址揭開金字塔建造之謎

更新:2018-06-20 12:34:12

埃及專家在阿斯旺一個采石場發現了一條古運河遺跡,新發現的運河連接古埃及采石場與尼羅河。他們相信當年古埃及人就是從這里將用于修建金字塔的巨石漂運到尼羅河的。圍繞金字塔建造的又一個謎團可能因此而得以破解。

埃及發現古運河遺址揭開金字塔建造之謎

長久以來,人們一直猜測古埃及工人是通過水路將巨石運往目的地的,因為古埃及的藝術品顯示,埃及人用船運輸方尖石塔或雕像等大型紀念碑,也曾在基薩金字塔和魯克薩寺院發現過小運河。

此次新發現的運河,雖然一度曾被填充不用,卻是在阿斯旺花崗巖采石場中首次發現的證據。古埃及幾乎所有的方尖石塔,包括魯克薩和卡納克寺院中的,最初的發掘地都是在阿斯旺地區。

繁重的工作

據最早在2002年發現古運河遺址的埃及古跡保護最高委員會巡視員阿代爾·克拉尼表示,較大型的方尖石塔通常重量都會超過50噸,而采石場內一塊著名的未完工的方尖石塔重量更是超過1100噸,它本是類似建筑要使用的最大的巨石,后來由于發現它有暗縫而被廢棄,使現代人有幸得以一窺古代建筑作業的真面目。

開羅美洲大學的埃及古物學者薩利馬·伊克拉姆表示,"長期以來我們一直懷疑在采石場舊址和尼羅河之間有一條用于水路運輸的運河,現在終于有幸得以證實這一猜測。如果古埃及人是用滾輪將巨型石材運到目的地,那未免太慢了。"

專家分析,運河水應該來自尼羅河每年豐水期的泛濫,工人們會在洪水來臨之前將巨石放在停于預期水面之下的木筏上,當水面上漲之后,木筏就順水漂到了目的地。這條運河的河道有可能是花崗巖采石場附近的一條天然裂溝,工人們施工后讓它變得更適用,地質學家在運河河道上就發現了與巨石移動處相似的工具痕跡。上述發現是今年三月在開羅召開的第二屆地質學國際會議上發布的,它將在明年一月的下一屆會議論文上正式出版。

開發旅游時意外發現了溝渠

最初克拉尼及其團隊是在2002年欲將這一區域開發成旅游區的,但他們意外發現了一條深約27英尺(合8.25米)、寬8.2英尺(合2.5米)的小溝,其最窄處位于一片牢固花崗巖的大平地之上。

起初工人們懷疑這條溝渠是一條更大運河或停泊區的一部分,但挖下去很快就碰到了地下水,所以挖掘工作不得不停止。之后,出于安全考慮再次將這個溝渠重新用沙礫填充起來。克拉尼解釋說,"我們無法將運河中的水抽干,讓它那樣呆著又使旅游區太危險,因為那里的水不會消失,會帶來細菌成為傳染源。"

就這樣,這個地方一直保持原樣,直至2004年,一組科學家來到這里,通過一系列不具侵略性的科學實驗來核實是否曾存在一條運河。

勾畫古運河輪廓

研究人員使用淺層地震勘測裝置來測試該地區地形的變化,沿著直角向該地面發射能量;科研小組還測定了地下溫度,如果有運河存在,那么由于有地下水必然會在此處形成較低氣壓。研究活動負責人帕里薩克表示,"這兩項測試都表明,這一區域確實曾被鑿空過。"科學家根據測試數據勾畫出古運河的大致輪廓,長度約為456英尺(合139米),但由于不遠處前方即為現代的高速公路 高速公路高速公路,還有一座伊斯蘭墓地,測試活動無法繼續下去。

然而,由于這一地區距尼羅河峽谷僅1.2英里(合2公里)之遙,科學家們認定,這條運河的河床在當年越來越寬越深,直至可能再連接到另一條較大的運河之中。

隨著運河的發現,考古學家還在這里發現了當年采石場工人留下的古代粗糙雕刻和在雕刻方尖石塔過程中使用過的繩索。據專家稱,在雕刻的圖像中,還有海豚和駝鳥,現在隨著海平面上升和鹽分堆積,這些動物早已不復存在于這一地區。

土壤鹽化的困境

上世紀六十年代,為防止尼羅河年年泛濫、沖走礦石,政府修建了阿斯旺大壩,自那以后,許多古埃及遺跡都受到鹽分堆積的威脅。埃及古物學者伊克拉姆表示,"一般說來,埃及土地一直鹽分很高,因為這里以前根本就是海底。當阿斯旺大壩建成后,每年尼羅河水不再定期將陸地上的鹽分沖走,因此埃及面臨土壤全面被鹽分侵蝕的問題。"

在原運河挖鑿遺址處填充的沙礫更加劇了這一困境,因為用來填充的碎石使地下水位直接上升至未被保護的繪圖位置。作為一種多孔滲水巖石,花崗巖受水分滲透的影響更甚于如石灰石等其它巖石。

在古運河遺址一事上,發現運河的科研小組負責人、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地質學教授理查德.R.帕里薩克說,"自幾年前重新填充之后,沙礫土之上已再次出現了毛細管水。"為阻止水面進一步上升,科學家提出了種種解決方案,其中之一就是建一個粘土屏障層,以保護古運河河道原址,讓專家們得以抽空里面現存的水。帕里薩克警告說,"這里正面臨滅頂之災,失去那些獨一無二的古器將是犯罪。"

熱門文章推薦

英雄联盟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