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未解之謎|世界之最|動物植物|UFO|考古|靈異|人物|陵墓|歷史|戰爭|奇聞|宇宙|內涵圖|門事件

當前位置:首頁 > 歷史長河 > 正文

外國人眼中的蔣介石

更新:2018-06-20 14:46:48

據白修德說,宋美齡看到他的報道后大發脾氣,曾要盧斯解雇他。不過,盧斯拒絕了。

賽珍珠也發言了。賽珍珠的傳記作者寫到,在宋美齡離開白宮不久,賽珍珠應邀前來與羅斯福夫人共進晚餐。賽珍珠向女主人提醒道,沒有美國的高壓監督,無論蔣介石還是宋美齡都不可能給中國帶來民主。蔣委員長和夫人領導下的國民黨政府正被自身帶來的無能和腐敗所吞噬。

外國人眼中的蔣介石

羅斯福夫人后來準備以非官方使節身份訪問中國,賽珍珠為此回復了一份長達十二頁的有關中國形勢的絕密備忘錄。不過,這一訪問后來取消了。

回到美國的史沫特萊,此時也改變了抗戰初期對宋美齡的好感。

在1943年11月13日出版的《民族》雜志上,史沫特萊對一篇頌揚宋美齡的文章進行批評。那位姓蔡的作者在文章中稱:蔣夫人是“中國每一個傷兵的母親”。蔣夫人“從來沒有被時髦紐約的奢侈和浮華所迷惑,而是穿戴得像一個質樸端莊的中國主婦,作為新生活運動的一位領導人,她被說成過著節儉的生活。斷然拒棄與中國尊嚴的傳統格格不入的那些時髦的無聊事務。”

史沫特萊寫道:崔先生或許是混淆了宋家姐妹,他的那些說法可以用來描寫孫逸仙夫人,卻決不適用于蔣夫人。這篇短文或許是在蔣夫人帶著一幫親戚隨從來到這個國家之前就寫好了的。翡翠和鉆石,水貂皮和黑貂皮,以及絲綢緞子,構不成節儉和簡樸的生活,卻與中國士兵和普通人民的艱苦生活完全不協調。個人偶像的破滅,也就是對一個政權的幻滅。

1945年9月2日,日本向同盟國投降正式簽字儀式在停泊在東京灣的美軍軍艦“密蘇里號”上舉行。記者們蜂擁而至。白修德也在他們中間。

在從重慶動身之前,他收到了紐約總部發來的電報,說是《時代》周刊計劃連續兩期對太平洋戰爭的兩位英雄作封面報道。第一位是麥克阿瑟,第二位是蔣介石。白修德回電說,只有如實反映中國的戰局以及披露正是由于蔣介石的不合作才導致內戰不可避免的事實,他才肯寫這篇稿子。白修德代表他和賈安娜在一份電報中同盧斯爭論說,繼續為一個獨裁者和他的國民黨政府辯解是錯誤的。

為《時代》工作的美國女記者賈安娜,最初是作為美國援華基金會的代表來到重慶的,她為宋美齡工作,也為國民黨的國際新聞處撰稿。安娜說她喜歡宋美齡,但也注意到宋很專橫。一天,她們在一個茶館坐下,宋美齡毫無顧忌地抽起了煙,而周圍墻上的告示上寫著:“我們不吸煙。”這是她在新生活運動中提出的極其嚴厲的口號。安娜指著這些口號讓宋美齡看。宋美齡無所謂地回答:“哦,那是對民眾說的。”

幾年后,賈安娜和白修德一起合作寫出了批評蔣介石政權的《中國的驚雷》。在他們心目中,蔣介石從英雄的神壇上跌落了下來。

1944年年初的一天,中國共產黨駐重慶辦事處走來一群外國記者,他們集體采訪了留守這里的負責人董必武。董必武鼓勵他們到延安去親眼看一看。

幾位記者回到了位于長江南岸的外國記者招待所,撰寫了這次采訪的報道。但是,它們都被國民黨中宣部的新聞檢察官扣壓了。外國記者們決定采取行動。

1944年2月的某天下午,我們六人在記者招待所,坐在房間里,聯名寫了一封致蔣介石委員長的信,要求他讓我們去延安。

每周一次的中外記者招待會,都在星期三下午舉行。地點在位于記者招待所附近的中宣部禮堂。

熱門文章推薦

英雄联盟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