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未解之謎|世界之最|動物植物|UFO|考古|靈異|人物|陵墓|歷史|戰爭|奇聞|宇宙|內涵圖|門事件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 > 正文

齊桓公虎頭蛇尾的伐楚之戰

更新:2019-01-03 16:27:10

齊桓公虎頭蛇尾的伐楚之戰

經過幾代偉大君主的擴張,楚國的勢力范圍已經抵達淮河流域。此區域中的申、江、黃和蔡等國或被兼并,或是屈服于楚國。到了公元前659年,楚成王熊惲已經長大為二十出頭的小伙子。血氣方剛,有初生牛犢的闖勁。

北進中原,是楚國幾代人的夢想,北進的第一道障礙就是鄭國。鄭國曾是中原強國,在鄭莊公時氣吞萬里如虎,鄭厲公尚且奮莊公之余烈。可到了鄭文公時,光榮與夢想早已隨風飄散了。如果單是鄭國,楚成王并不放在眼里。可是不要忘了,鄭國的背后有強大的齊國。

公元前659年,楚成王牛刀小試,率師北進進攻鄭國。齊桓公意識到來者不善,他馬上召集宋、魯、鄭、曹和邾等國,共同商討聯合抗楚的大政方針,以遏制楚 國的北進勢頭。會議決定首先斬斷楚國的左膀右臂,策反楚的嘍啰國江國與黃國。這兩個國家都位于淮河流域,是楚國進入中原地區的一個緩沖地帶。

第二年,齊桓公的策反戰略取得成果,齊國與江國和黃國達成秘密協定。兩國脫離楚國的南方聯盟,轉而投奔以齊國為首的中原聯盟。這次成功的外交攻勢,令楚 國人處于下風。但楚國強大的軍事力量絕不能低估,氣急敗壞的楚成王決心給中原聯盟一點顏色瞧瞧,他第二次發動對鄭國的進攻。

這次進攻是對齊桓公的一種示威,表明楚國絕不畏懼齊國。齊桓公自命為中原盟主,自然不能坐視楚國的進攻不理。齊國再次與宋、江和黃三國秘密協商討論對楚國發動進攻的事宜,之后又約請魯國參加這次軍事計劃。

就在齊、魯和宋等國積極籌劃對楚戰爭的同時,連遭打擊的鄭國幾乎頂不住壓力了。

公元前657年,楚成王第三次發動對鄭國的進攻。連續三年,楚軍三度進攻。缺乏堅韌不拔意志的鄭文公在楚軍的兇悍進攻之下,幾乎喪失了斗志。疲憊不堪的他已經動搖了,做好了投降楚成王的打算。

鄭國大夫孔叔給鄭文公打氣說:“齊國政府現在正為我國的事奔波籌劃,這時投降楚國,不是背信棄義嗎?這樣做肯定不會有好結果的。”

鄭文公一聽,還是暫且忍一忍,靜觀局勢的變化。

齊桓公與管仲構想出一個奇襲楚國的作戰計劃,這個計劃的隱蔽性在于對外宣稱懲罰蔡國。蔡國自從被楚文王擊敗后,也成為楚國北進中原棋局中的一枚棋子。蔡 國的處境頗為尷尬,一方面它本身是一個中原諸侯國,蔡穆侯的妹妹還是齊桓公的夫人;另一方面卻不得不屈服于楚國之下,與中原聯盟對抗。

出兵蔡國也要有個說得過去的理由,畢竟蔡國雖然屈服于楚國,卻沒有派軍隊參加進攻鄭國的戰爭。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很快齊桓公找到了個理由。

蔡姬是蔡穆侯的妹妹,也是齊桓公的夫人。這一天,齊桓公約請蔡姬到花園中游玩,并且在池中蕩舟。蔡姬心情高興,就逗著齊桓公玩。她晃動著嬌軀,小舟也隨 她的晃動而左右搖擺。齊桓公臉色一變,叫她停下來。可是蔡姬正在興頭上,還想對自己的夫君撒嬌一番,把船晃得更厲害了。齊桓公的臉色由紅變紫,由紫變黑, 一聲不吭。吩咐靠岸停船,然后氣呼呼地一別而去。蔡姬發呆了,她不曉得夫君怎么變得如此陌生了。更令她震驚的是,很快齊桓公下了一個命令,將她遣返回娘家 蔡國。

蔡姬哭哭啼啼地回到了蔡國,把一肚子委屈向哥哥蔡穆侯傾訴。蔡穆侯一聽,勃然大怒。心里想,我好歹也是個諸侯。齊國人如此羞辱我妹妹,這不明擺著是在羞辱我嗎?那好,我也得羞辱一下你這個齊國君主。

當時蔡姬雖被遣回蔡國,但并沒有與齊桓公脫離夫妻關系。可是蔡穆侯一心想著要羞辱一下齊桓公,索性將蔡姬改嫁到了楚國。中原霸主齊桓公的夫人就這樣成了楚國人的老婆,這不明擺是讓齊桓公難堪嗎?

這下子輪到齊桓公勃然大怒了,他正要找出兵蔡國的理由。這下好了,蔡穆侯太歲頭上動土了,不正好是找死嗎?

公元前656年年初,春暖花開,冰雪消融。一支空前龐大的八國聯軍浩浩蕩蕩地向蔡國挺進,這支聯軍分別來自齊、宋、魯、陳、衛、鄭、許和曹八個國家。數百輛戰車騰起漫天塵埃,將士們皮甲在身,手執兵器,威風凜凜,殺氣騰騰。

蔡穆侯何時見過如此強大的陣容,他頓時嚇得兩腿發軟。兩股戰戰的蔡國士兵們一交戰扭頭便跑,蔡軍大潰敗。蔡穆侯駕車狂奔,還是被聯軍士兵追上成為俘虜,很快蔡國就被聯軍所占領。

醉翁之意不在酒。

如果僅僅是要教訓蔡國,殺雞焉用牛刀呢?只要齊國大軍南下,蔡國就無法抵擋了。很顯然,齊桓公這是使用障眼法。表面上是伐蔡,實則為了襲楚。楚國是個厲 害的角色,齊桓公心里掂量一下。如果兵戎相見,齊軍沒有必勝的把握,甚至八國聯軍都未必能戰勝雄視天下的楚國兵團。只有以奇襲的手段出其不意,攻其無備, 才能有勝算。

攻取蔡國后,聯軍沒有進行休整。馬不停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撲楚國。

齊桓公心里算計著,這次必定能殺楚國一個措手不及。然而情況卻往往出人意料。

八國聯軍剛跨過楚國的邊境,楚成王的特使馬上抵達了聯軍司令部。

看來楚國人早有防備,楚國軍事力量之強大,并非浪得虛名。楚軍參謀部對軍事情報的分析判斷是很準確的,齊桓公集八個諸侯國的力量攻打小小的蔡國,這無疑是不合常理的舉動。楚成王判斷八國聯軍在伐蔡之后,必定攻楚。

楚成王派遣特使傳話給齊桓公:“君處北海,寡人處南海,風馬牛不相及。不想閣下不遠千里,前來我的地盤,這是何故?”

對于楚國特使的責問,齊桓公一時語塞。楚使前來,說明齊國突襲楚國的戰略意圖已經暴露。楚國早有防備,奇襲戰是打不成了。在這種情況下,齊桓公得找一個 出兵的理由。但是語氣上又不能過于強硬,因為楚國畢竟是一個軍事強國。倘若兩軍正面交鋒,齊桓公沒有必勝的把握。在楚國特使的責問之下,齊桓公有點手忙腳 亂了。

此時管仲站出來說道:“周王朝成立之初,執政的召康公曾對齊國姜太公說:‘五等諸侯、九州方伯,如有不聽命者,你都可以征伐, 以輔弼周室。’征伐之范圍,東至海濱、西至黃河、南至穆陵、北至無棣。現在你們楚國沒有向周王進貢包茅,使得天子在祭祀的時候,缺了這種物品,現在我們君 主就是為這件事而來的。還有當年周昭王南征,到了荊楚就沒回去,這件事也要查一查。”

管仲的回答十分圓滑,同時也顯示出聯軍對抗楚國的底氣略顯不足。

如果要堂而皇之地說一個討伐楚國的理由,并不難。首先楚武王以來,楚君僭用王號公然與周王朝分庭抗禮,這就是一大罪狀。何況楚國在最近三年里,接連不斷 地向北進攻中原的鄭國。以這些理由對楚國宣戰,可謂師出有名。可是管仲卻故意避重就輕,小題大做,責備楚國沒有進貢包茅這種微不足道的事情。顯然是為了給 自己留下回旋的余地,這也暴露了齊國雖然虎視中原,但并不想公然與楚國為敵。

管仲說的周昭王南征又是怎么一回事呢?周昭王是西周的第四位君王,晚年時荒于政事,巡狩南方。據說他在南方渡漢水時,當地百姓由于痛恨他。在他的座船上做了手腳,使得周昭王行至江心時,船破人亡。這件事已經過去了數百年,管仲卻拿來當做兵進楚國的一個理由。

楚國特使何等精明,一下子就看穿了齊國人的心理。首先,齊桓公作為中原諸侯盟主,面對楚國北進中原咄咄逼人的氣焰,他不得不做出抗衡楚國的姿態,這是霸 主的責任;其次,齊國并不想明目張膽公開與楚國為敵,所以管仲闡述侵犯楚國的理由顯得如此軟弱無力。這暴露了齊國人的真實意圖,一方面要做做樣子給中原諸 侯國看看,齊國乃是捍衛中原之先鋒;另一方面,也避免與楚國進行大決戰,以免削弱自己的實力。

在做出如上的判斷后,楚國特使心里有數,也順著管仲的話回答道:“沒有進貢包茅,這確實是我們的過失,以后絕對會及時進貢的。至于周昭王南巡時沒能生還的原因,您還是到漢水之濱問問吧。”

楚國特使返回后,齊桓公見楚國早有防備,要不要繼續深入呢?他與管仲商量一下,決定繼續向楚國腹地挺進。進一步了解楚國的防備情況,伺機尋找楚軍的破綻。

八國聯軍挺進到陘地,安營扎寨。

齊桓公忌憚楚軍的戰斗力,同樣楚成王對來勢洶洶的八國聯軍也心存余悸。如果楚軍在戰斗中不能取勝,那么楚國周圍的這些小國隨時會背楚降齊,小心謹慎的楚成王再次派遣一名特使出使聯軍司令部。

出使陘地聯軍總部的楚國特使是大將屈完,屈完見了齊桓公后責備聯軍深入楚國境內。對于管仲提出的兩點理由,楚使已經做出答復。如果聯軍拒絕撤兵,那么楚國將視其為入侵者,不惜在戰場上決一死戰。

楚國的軍隊也陸續抵達前線,在奇襲的機會喪失后齊桓公無意與楚國開戰,他便下令全軍后撤到召陵。

雖然仗沒有開打,齊桓公仍然想向楚國人顯示一下聯軍的強大軍威。他在召陵舉行一次大規模的閱兵大典,邀請屈完一同觀看。屈完應邀參加,并與齊桓公一同登上一輛戰車,檢閱了八國聯軍雄壯的陣容。

齊桓公在檢閱完部隊后,對屈完說:“列國興兵,并非為我一人,而是因為這些諸侯國與齊國有著傳統友誼。寡人也希望與貴國建立友好關系,你看怎么樣呢?”屈完回答說:“與貴國友好共處,這也是我國之所愿。”

齊桓公不無得意地指著陣容齊整的八國聯軍,對屈完說:“你瞧瞧,這支偉大的軍隊一旦投入戰斗,誰人可以抵擋?用來攻城,哪個城池不被攻破啊。”

屈完聽后面無表情,只是冷冷地答道:“您若是以道義為上,哪個諸侯國敢不聽從呢?如若僅憑武力,楚國以方城山為城墻,以漢水為護城河。您兵力雖多,在我們這樣堅固的防御工事面前,恐怕也不能有太大作為吧。”

兩方各自吹噓一通之后,便言歸正題,進行和平談判。

齊桓公花費了數年精心準備的討伐楚國的戰爭,就這樣雷聲大雨點小地結束了,其中的原因是齊桓公對戰勝強楚實在缺乏信心。齊國之所以稱霸,主要是政治意義 上,而非軍事意義上的霸權。齊桓公甚至在對魯國的戰爭中都吃過敗仗(長勺之戰),這次雖然調集了八國聯軍,用來裝點門面和擺擺花架子是可以的。倘若真的打 起仗來,這八個國家的部隊能不能團結一致,還是個問題。如齊國當年救燕伐戎之役,曾要求魯國出兵。魯國便拒絕,而衛國是亡國后重建,國民尚不足萬人。派出 來的軍隊很明顯只是象征性的,哪有什么戰斗力可言。

同樣楚國也沒有信心與八國聯軍開戰。

雖然楚國自楚武王以來, 辟地千里,儼然成為超級大國,與周王室分庭抗禮。但是楚國在擴張過程中所吞并的都是弱國,并沒有與強國有過遭遇戰。能否打敗齊國為首的多國部隊,楚成王心 里沒底。雙方的謹慎小心最終使戰爭啞火。齊軍對峙之后,齊楚兩國在召陵訂立盟約而去,戰爭陰云散去。

這次虎頭蛇尾的伐楚之戰最終在平靜之中結束。對于齊和楚兩國來說,誰也沒有損失。

齊桓公以中原盟主身份主持這場戰爭,當了一回八國聯軍的總司令,好不威風。擊破蔡國,也算是給楚國一個教訓。繼而深入楚境,楚軍不敢出戰。這也給齊桓公贏得了國際聲譽,捍衛其霸主地位。

對楚國來說,其軍事力量毫發未損,也察覺到齊桓公外厲內荏。召陵盟約并不能阻止楚國的北進戰略,楚國這只南方巨鱷,還虎視眈眈地盯著北方。耐心地等待著新的機會,隨時準備游向淮河北岸張開血盆大口,把中原諸侯國撕咬得粉碎。

標簽:齊桓公

熱門文章推薦

英雄联盟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