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未解之謎|世界之最|動物植物|UFO|考古|靈異|人物|陵墓|歷史|戰爭|奇聞|宇宙|內涵圖|門事件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 > 正文

管仲有緣遇桓公:有明君必有賢臣

更新:2019-01-03 16:30:24

管仲有緣遇桓公:有明君必有賢臣

明君與賢臣往往有緣相遇,昏君與奸臣常常搞到一起。

人與人相處得好,是一種緣分,有的志同而道合,有的惺惺而相惜,有的臭味相投,有的同病相憐,有的心性相契,等等,人與人走到一起,彼此欣賞,彼此需要,互為依存,互為支撐,是不容易的,難得的。

齊桓公與管仲

一個人無法干成大事業,尋求合作,是雙向選擇的過程。什么樣的領導就有什么樣的追隨者;同樣,什么樣的領導就會器重什么樣的人才。領導看好下屬,下屬又 看好領導,完全相應對稱的智者的選擇,往往撞擊出更大的智慧的火花,是團隊前進的動力和財富。立國,國成;立業,業就。

但是,并非雙方選擇對稱,就完全產生正面的力量,積極的力量,邪惡者、不正經者、懦弱者、平庸者、無大志者、玩小聰明者乃至腐敗者,一旦合到一起,必然產生巨大的破壞力。歷史上那些黑暗的統治,是昏君與奸臣共同制造的,國破家亡的命運,是上下級一起造成的。

公元前674年,齊僖公去世,鮑叔牙聽從了管仲的意見,竭力盡心做小白的下屬。不久,齊襄公與他的妹妹魯桓公的夫人文姜密謀私通,殺死了魯桓公。這時候,管仲和鮑叔牙二人都預感到國內將發生大亂。

果然,齊襄公的弟弟深恐災禍降臨己身,先后去他國避難。管仲突然變卦,不想再擁護小白,而看好公子糾,他和召忽追隨公子糾奔到了魯國。鮑叔牙仍舊忠心不 改,他與上司小白奔到莒國。正如管仲與鮑叔牙所預料的,齊國大亂,他們離開后沒多久,齊嫠公的同母弟弟的兒子公孫無知,因齊襄公即位后廢除了他原來享有的 特權而惱怒,于齊襄公十二年(即公元前686年)勾結大夫反叛,闖入宮中,殺死了齊襄公,并自立為君。

公孫無知脾氣暴躁,動輒虐待大 臣,被下屬雍廩設計刺死了,在位僅一年有余。齊國一時無君。公子糾和公子小白紛紛動身回國搶奪王位。莒國距齊國較近,形勢對公子糾非常不利。管仲建議讓自 己率先頭部隊快速打過去,得到了公子糾的同意,于是他親率一幫人馬去截擊公子小白,人馬過即墨30余里,正遇見公子小白所率的莒兵停車造飯。

管仲驅車馬向前拜見小白,問道:“公子別來無恙,今將何往?”小白說:“我父親去世了,我正要回去治喪。”管仲說:“公子糾是老大,理應由他主持葬禮。公子,您最好就在這兒停下來,不要回去勞苦了。”

小白當然知道管仲是想把公子糾擁立君位,他豈肯讓步,示意手下人上前制伏管仲。管仲抬頭見莒兵有爭斗之意,擔心寡不敵眾,佯裝后退,退了幾步,突然轉身 彎弓搭箭,射向小白。只見小白大喊一聲,口吐鮮血,倒在車上。鮑叔牙急忙上前搶救。管仲見小白吐血倒下,忙率兵飛馳而去,大家以為射死了小白,相互慶賀, 于是行軍的速度放慢了許多,緩緩而行。

誰知管仲的那一箭,只射中了小白的帶鉤,小白假裝中箭,咬破舌尖,噴血倒地,連鮑叔牙都瞞過了。公子小白深恐管仲率兵再次追來,于是更換裝束,從小路疾馳而去,直奔齊國,并搶先到達齊國,登上了君位。他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齊桓公。

齊桓公即位不久,魯莊公率兵攻打齊國,兩軍交戰,結果魯軍大敗,公子糾和管仲隨魯莊公敗歸魯國。齊桓公為絕后患,遣書于魯莊公,聲稱要統三軍之眾,兵臨 魯境,請殺公子糾。魯莊公新敗,聽說大兵壓境,早嚇得心顫膽寒,于是殺了公子糾,并將管仲和召忽擒住,準備將二人送還齊桓公發落以期退兵。

召忽對管仲說:“我死了,公子糾可說是有以死事之的忠臣了;你活著建功立業,使齊國稱霸諸侯,公子糾可說是有生臣了。死者完成德行,生者完成功名。死生在我二人是各盡其份了,你好自為之吧。”說完,自刎而死。

公子糾死后,齊桓公意欲殺掉一箭之仇的管仲。鮑叔牙極力諫阻,指出管仲乃天下奇才,要齊桓公為齊國的強盛著想,忘掉舊怨,重用管仲。齊桓公接受了鮑叔牙的建議,派使臣速接管仲回國。

管仲被釘入檻車之中,隨使臣回國。他判斷自己去魯國赴齊,魯莊公醒悟過來必然反悔,一旦派兵追來,必死無疑。于是,他心生一計,即興編制了一首悠揚激昂 的黃鵠之詞,教役人們學唱這首歌,役人邊歌邊走,樂而忘疲,車馳馬奔,居然一日行得兩日路程,一行人很快便飛離了魯境。魯莊公果然后悔,管仲乃天下奇才, 如果被齊國利用,齊桓公無疑如虎添翼,不如先除掉此患。然而,待他醒悟過來派兵追趕時,一切都已經晚了。管仲離開魯境后,仰天長嘆道:“我今日乃再生 也!”

“知我者,鮑叔也。”管仲說。在鮑叔牙的極力推薦下,齊桓公赦免了管仲射鉤之罪,并重用管仲,以隆重的儀式拜其為相。管仲擔任宰相之后,為齊桓公屢出奇策,終助其成就一代霸業。

標簽:齊桓公

熱門文章推薦

英雄联盟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