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未解之謎|世界之最|動物植物|UFO|考古|靈異|人物|陵墓|歷史|戰爭|奇聞|宇宙|內涵圖|門事件

當前位置:首頁 > 人物 > 正文

齊桓公之死:悔不聽管仲之言,終餓死小人之手

更新:2019-01-03 16:30:46

齊桓公之死:悔不聽管仲之言,終餓死小人之手

公元前646年,齊國相國管仲病重,且年事已高,經御醫多方調治,病情亦未見好轉。

齊恒公到相府探望。他流著淚對管仲說:“仲父,你年事已高,如果病情不幸不能好轉,請舉賢推薦適合擔任相國的人。”

管仲微閉著眼說:“仲父年事已高,人上了年紀,難免會糊涂。我曾聞,沒有比君王更了解臣子的人,就如父母了解兒女一樣。我想擔任相國的人選大王已經考慮好了。”

齊恒公說:“我想用鮑叔牙。”

鮑叔牙少年時就與管仲成為知交。最初,鮑叔牙事齊襄公,管仲為齊恒公之弟公子糾所用。齊襄公死后,齊恒公和公子糾爭奪君位。公子糾被齊恒公殺死,管仲被囚禁在監獄里。經鮑叔牙引薦,管仲被齊恒公拜為上卿,后因其才華升為相國。

管仲卻說:“不行。鮑叔牙雖至性至情,但往往剛愎自用,不足作為大王的筑固霸業的左右臂膀。”

齊恒公又道:第二個人選是后宮總管堅刁。

堅刁聽聞齊恒公喜歡年輕貌美的宮妃,于是跟江湖術士學房中術奇門左道,再凈身入宮,為齊恒公調教宮妃,故深得齊恒公的歡心。

管仲仍反對說:“此人不可用!愛惜身體乃是人之常情。堅刁為投大王所好,不惜自行閹割而達到入宮取悅大王的目的。此人連自己的身體都不珍惜,又怎能真正愛惜大王呢?”

齊恒公再問:“衛國公子開方能否勝任?”

齊恒公成就霸業后威震諸侯,天下賢士來歸。衛國公子慕名亦來事奉。入宮十五年,未踏出齊國半步,可謂忠心耿耿。

管仲還說不行:“公子開方為取得忠君之名,十五載沒有歸國返家探望父母朋輩,這有悖人倫。一個懂得讀書禮儀者,連父母都不懂得尊重和親近,怎么能做君主的得力臣子呢?”

齊恒公繼續道:“那大夫易牙如何?”

有一日,齊恒公和群君飲酒。齊恒公有了三分醉意后說:“寡人自為九五之尊,嘗盡海味山珍,天下美味,但就是沒有過吃過人肉。”

正在飲酒的易牙聞言連忙起身說:“下臣離席暫別。”易牙回到家中,將兒子殺了,煮其肉,速速送回宮,獻與齊恒公品嘗,群臣聞知,莫不變色。齊恒公雖覺易牙殺子有些殘忍,但忠君之心可鑒。

管仲有些生氣答道:“普天之下,父母莫不疼惜自己的兒女。為表忠君之心,手刃兒子還煮其肉,殘暴之至,令人發指!君主表露嗜好,臣子就會修飾自己的行為來滿足君王的欲望,此種臣子常有作懷之心,豈有委以重任之理?”

齊恒公站起身,有些煩躁地說:“寡人提了這么多人,仲父均一一否定。那依您之見,何人可以勝任?”

管仲睜開一直閉著的眼睛說:“老臣以為,大夫隴朋是相國的首選之人。隴朋入朝事君十載,私心少誠實多,行為廉潔,辦事果敢,筑固齊國霸業,大王一定要任他為相國。”

“那就依仲父之言!”齊恒公道。

次年,管仲病逝。臨逝之際,管仲派人找來隴朋,告知舉賢之事,勉勵其要忠心事君。隴朋含淚應充。

但是,齊恒公卻沒有提拔隴朋,而是任用能討其歡心的堅刁為相。

凈身入宮陽奉陰違事君多年的堅刁正是在等待這種機會。拜閣入相,豎刁先是設計陷害隴朋。

清明節前,堅刁對隴朋說:大王念你入朝為官多年,故特恩準你告假去祭祀先人。

隴朋要去向國君告別,堅刁說:大王的幾名宮女患病,大王正在調派御醫診治,沒有時間見你。

隴朋信以為真。他離開后,堅刁立即而告恒公:隴朋是管仲舉薦之人。見大王沒有任用他為國相,心懷不滿,已借祭祀先人之名偷偷出宮,定是圖謀不軌。

恒公大怒,下令派兵前去捉拿隴朋。隴朋被捉回宮中,在恒公面前申辯是堅刁傳王命準其假的。

堅刁卻一口否定說:“下臣何時說過此話?”

隴朋大急,堅持說是堅刁讓他離宮的。

堅刁裝作很生氣對恒公說:“隴朋這是在陷害下臣!”

齊恒公大怒,下令將隴朋處死。

除掉良臣,堅刁和易牙勾結準備篡位。

第三年夏天,齊恒公生了一場病。堅刁和易牙下令將宮門關閉。將城墻筑高,禁止任何人進出。將齊恒公禁在宮中,不給吃喝的東西。

齊恒公被餓得奄奄一息,對身邊的一名侍女說,給我一點吃的。

侍女說:“我找不到吃的。”

齊恒公說:“我想喝水。”

侍女說:“水亦弄不到。”

齊恒公說:“為何?”

侍女說:“相王堅刁下令,誰弄吃的喝的給大王,罪加三級。”

齊恒公始知堅刁作亂。他流著眼淚,悲哀地感嘆:悔當初不聽仲父舉賢之言。

一個月后,春秋時期第一位霸主齊恒公就這樣被活活餓死在宮中。

標簽:齊桓公

熱門文章推薦

英雄联盟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