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未解之謎|世界之最|動物植物|UFO|考古|靈異|人物|陵墓|歷史|戰爭|奇聞|宇宙|內涵圖|門事件

當前位置:首頁 > 未解之謎 > 正文

女兒國之謎

更新:2019-01-03 11:23:50

女兒國之謎

有一塊神秘得謎一般的土地,有一個深邃如夢幻的湖泊,那就是滇西北高原的滬沽湖,這里時代居住著摩梭人。在那里,無論是一棵樹一座山或一片水,無不浸染著女性的色彩,烙印著母親的情感。于是,又被人們稱譽為“當今世界惟一的母系王國”,“大山深處的伊甸園”,“上帝創造的最后一方女人的樂土”,那里已經成為一個現代人嘴里的神話、一個世人津津樂道的烏托邦。

滬沽湖,人們稱為“女兒國”,最神秘之處就緣于這“走婚”二字。

情愛生活,在那里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又有人說那里是“愛的樂園”。千百年的歲月在那里緩緩流去,在龐大的母系部落中,摩梭兒女仍然樂此不疲地走在那條古老的走婚路上。走婚這種習俗,在滬沽湖北邊的四川摩梭人中被稱為“翻木楞子”,是指男子在夜間翻越木楞房的壁縫,進入鐘愛女子的花樓。在云南摩梭人中,稱“走婚”為“森森”,可以理解為“走走”,即走來走去,晚上去是“走”,早上返回也是“走”。

在那塊土地上,哪個男子不風流,哪個女人又不懂情呢?風流的男人,人們都覺得是應該的,往往那些猬瑣的、內向的、不在情場上馳騁的,反而被人笑話,說他們是萎狗,是不能出頭露面的騙馬。

每到黃昏,脈脈夕陽的余暉鋪在女神山上,當蜜一樣的晚霞在天邊閃耀時,歸鳥的翅膀馱著湖光山色飛倦了,層層山巒鋪滿了陰影,夜晚即將籠住藍色的夢。屆時,在山邊,或在湖畔彎彎路上,你常常會看見那些騎馬趕路的英俊男兒。他們戴著禮帽,腳著皮靴,腰間別著精美的腰刀,跨著心愛的駿馬,懷里揣著送給姑娘的禮物,也揣著足夠的自信和一腔情思,朝情人家悠悠走去。

千萬別以為他們可以大搖大擺地進入女方家的木楞房內,拴馬、喂馬、然后來到火塘邊,那是會被人笑話的,因為時機還不夠成熟。

他只能在村邊的草地上放馬、遛馬,等待黑夜的來臨,夜晚才是屬于他任意風流的時光。

當夜色濃濃地籠罩大地,群山間的夜鳥東一聲西一聲啼嗚,月兒彎彎掛在樹梢,隨露水漸漸重起來,蟲嗚聲聲草叢里,寒星在空中稠密起來,村里的狗在狂吠,人們都進入了甜蜜的夢鄉,屬于情人們的白天才剛剛來臨,騎馬的漢子才能走近姑娘的花房。如果姑娘很癡情于小伙子,并早有約定的暗號,那進入花樓就簡單多了。因為約定的信號發出,姑娘會來為他們開門。按著約好的暗號,或怪鳥嗚叫,或長蟲獨吟,或夜貓啜泣,或丟顆石子在屋頂,姑娘就會打開花樓之門。但是,如果雙方的戀情還不到火候,姑娘為了表示自己的毅力或考驗男子的本事,她是不會主動開門的,門栓和門杠,可能還加了碼。

那么,小伙子要進入戀人的住所就困難了,因為一般摩梭家都是四幢木楞房拼成的四合院。

如果沒有辦法進去,那小伙子就只能翻墻而人了,整個人貼在姑娘家木楞壁上,那道走婚的門,始終不為他敞開。他還得防著惡狗,不然走婚不成反被犬咬,那會成為傳遍幾個寨子的笑話。可是,聰明的小伙子們還是有辦法的。白天,他們從山上撿來已開裂的松果,用飯團揉進松果的裂縫內,等惡狗一來就將松果丟給狗,那笨狗就不哼不叫,只顧去啃那個松果了,啃又啃不完,吃又吃不到什么,小伙子便來到門口。摩梭人家的大門都是用很大的木板制作的,開門時會發出嘶啞的怪聲,小伙子早已備有一點香油,將油倒入門軸上,經香油潤滑,門就不會發出“警報”。第三步,腰刀派上了用場,里面的門杠和門栓,用腰刀從門縫中撥開,他就能進去了。

走婚這種充滿了某種艱辛,但又融注著浪漫氣質的婚姻形式,并非無根之木,它有自己獨特的文化背景。在滬沽湖畔的摩梭人中,歷來實行著母系大家庭的家庭模式,血緣以母系計,財產由母系血統的親人,而沒有父系血統的人,只有母親的母親及舅舅之類,還有母親的兄弟姐妹和女性成員的孩子們,而沒有叔伯、姑嫂、翁媳之類的成員。這樣的格局必須靠著走婚制度來維系。家中的男子每到夜間就到情人家過夜,第二天黎明時分又回到自己的母親家,實行著暮合晨離的走婚,所生育的孩子歸女方家撫養,他們只承擔自己姐妹的孩子。所以,在家庭中,他們(即舅舅們)的地位僅次于母親,在這樣的家庭中實行“舅掌禮儀母掌財”,男女情侶之間,沒有太多的經濟聯系,除了互相贈送的一些定情物,并沒有共同的財產,因為他們并不成立自己的小家庭,他們之間只有情感的聯系,一旦雙方感情破裂,男的不再上門夜訪,或女子不再開門接待,這段情緣就算了結。雙方也沒有怨言和仇視,因為他們不必為經濟發生糾紛,也不必為孩子的撫養起糾葛,孩子歷來由女方家庭承擔撫養教育義務,從不靠父親一方。分開后的男女仍可以尋訪自己最中意的情侶。

在男女青年戀愛時,先是秘密的,隨著感情的加深,才公開來往,一旦公開來往,就不必再像前面提到的那樣守夜,在黃昏時就可以進入女方家,共進晚餐,還可與她們家人一起勞動。無論男女雙方是什么地位,有什么樣的名聲或來自何家族,長輩從不干涉。因為有錢有權也罷,家庭顯赫也罷,也不過是走婚,他們走婚后,財產和名聲仍屬于兩個各自的家庭與他們當事人沒有太多關系。所以,他們只注重雙方的感情。

在燦爛的星空下,在滬沽湖清波的蕩漾中,人們仍在歌唱著歷史,歌唱著愛情,仍在夜幕中信誓旦旦,在黎明時各奔東西;對外人而言,他們只能是一個謎團,因為,只有那里才生長那種愛情,滬沽湖永遠是一個愛的樂園。

    +加載更多新聞
    正在加載中...

    熱門文章推薦

    英雄联盟竞猜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